Round 1

咕咕咕。

回头再补。

Day 0

咕咕咕

Day 1

咕咕咕

Day 2

咕咕咕

Day 3

比赛日。

密码暗示JYB政策?(河蟹警告)

不管了 题最重要

还没解压密码的时候就看到有一题文件名叫做$mahjong$。

打开题面,第一反应八木唯好可爱啊awsl

我想着这个暴力应该不会太难敲(flag × 1)于是就开始敲这个T1

后来发现其实很大的一个瓶颈在于判断和牌,本来想法的“瞎jb判不就行了吗”被频繁$hack$,最后权衡再三写了个肯定对但是难敲的要死的5进制状压每种牌的数量。

Day (懒得算)

出成绩惹。。。

果然T1挂掉了

以后再也不敢开麻将斗地主一类的毒瘤题了。。。

最终成绩的$0 + 20 + 10 = 30\ pts$

Round 2

Day 0

颓废了一个上午,中午跟同学一起叫外卖肯德基结果发现就自己没有汉堡???只能吃点其他东西垫着算了。

接着坐车到了余姚中学。

然后又跟xay5421 _QAQ LJC00118三个神仙打了一下午 + 晚上mc。

Day 1

早上听讲课,日常听不懂,跟好久不见的Venus小姐姐面基了。结果她就直接坐在我旁边了,讲课的时间就在各种花式听不懂 + 颓废中度过了。

晚上zxy_hhhh想找我打LOL,结果我电脑容量太小了,装不下,于是他们去找_QAQ去了。

于是又打了一个晚上的MC,还顺便看了看盾勇没网上说的那么糟糕啊

Day 2

上午我校高三巨野讲课,然而还是那样听不太懂,中午吃完饭,回到礼堂,zxy_hhhh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惊呼

艹这不是Venus吗

后面xxc(吹雪吹雪吹)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就不说了。

回到宾馆,_QAQ的LOL下好了,于是_QAQSookeVenuszxy_hhhh和一个不知道网名的学长就开始五黑了。然后我就在_QAQ的房间里看他打。

_QAQ拿了个剑圣正常地打了半把,LJ开始查房了。当时LJ查到他们房间的时候,_QAQ打LOL被石锤了,LJ还说

撸啊撸我不认识啊?

然后_QAQ跟啥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打了。

结果他们就因为LJ查房输了。

_QAQ后来开始玩快乐瑞兹,这里我整理一下他的语录。

你瑞兹爸爸来了!(0/12/1)

啊~诺手鸽鸽带带我~诺手鸽鸽~

我觉得我能秒掉他!

这瑞兹是什么垃圾英雄!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认识表示他的瑞兹连招QAAAAAA

Day 3

比赛日。

进考场,开题。

解压包密码看不懂还贼难输考场老师还写错了一次,输错*n,心情极差。

看到这个T1,一眼看出应该是个状压DP之类做的暴力,但是显然这玩意是有后效性的,所以必须得加个高斯消元,暴力复杂度是$O(8^n)$的,只能过$n \leq 8$的点,可可能优化之后是个治疗之雨状物?不知道,但是看上去不太好做的样子,所以先跳过。

一看T2,这题一看就比T1清真多了。一个显然的结论是一个点对$(a, b)$是合法的当且仅当存在给出的路径$c, d$包含$a, b$这条路径。枚举其中一个点,然后我们考虑所有穿过当前枚举的点$a$的给出路径,显然只有这些路径上的点是合法的,然后这么写就可以得到$O(n^2)$的优秀复杂度。链的情况非常好想,再花了点时间写了个对拍,直接$40 + 20 = 60$分到手。

之后试着想了想T2的正解,觉得可能是个树链剖分 + 容斥之类的玩意儿,反正我想不出来,滚粗。

接下来开T3,看上去像个类斜率优化之类的奇怪玩意儿,显然可以把每个人看成一根线段,那么反向选拔度就是横坐标。首先把$a_j \geq a_i, b_j \geq b_i​$的人提前判掉,因为他们是不可能被超过的。可以想到一个人分数比另一个人高可以表示为一个交点,换句话说也可以吧表示为一个约束条件。

约束条件只有$x \leq k$和$x \geq k​$两种。我们枚举第一种满足多少个,就可以得出第二种满足多少个,那么就可以得出一个人最多超过多少人,换句话说就是一个人的最高排名。

这时比赛还剩1个小时,虽然T3的$m = 1$部分分直接一个凸壳解决,但是只有$10$分并且也不好敲,我决定还是去做$T1$。

$T1​$的方程列错了n次,最后开始写高消的时候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一半了,最后都没过$n = 8​$的样例。没办法,手动推了个$n = 2​$的柿子交上去滚粗了。

期望得分$20 + 60 + 40 = 120\ pts​$

Day (懒得算)

出成绩惹…
最终得分$20 + 40 + 40 = 100\ pts$ 我T2的链都打挂了,我果然太菜了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