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EZ OIer Dilute 的故事虽然已经结束……

但是接下来是属于 HIT ACMer Dilute 的时间!

2022.11.13

队内训练。

在一个 furry 朋友倾力推荐下 vp 了今年的威海站。

据他原话:真的不是因为什么奇怪的原因,这场质量真的很高

(果然签到题还是交给 lqr 比较好,他做签到真的快)

开局我开 A,417 开 E,结果我因为无限读错题意导致签了半天到没签上。

做完 A 之后我去和 lqr 一起开 G。

lqr:他会不会有循环节吧!

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上完厕所回来)

我:卧槽还真有,卧槽我会了

J 题我看了几眼发现可以分段做,于是开写,同时 lqr 开 C ,最后差不多时间做完了。

(这个时候我们本想发挥队伍传统艺能开摆,结果在我的强力 KFC 之下成功得将队伍掰回了正轨,这波立大功!)

然后我一边摆烂一边和队友一起想 I 题,过了好久之后我大胆瞎猜结论,结果在连续寄了五发之后过了。

期间 417 因为没吃中饭所以点了一碗麻辣烫

干他妈的,真香,当时真的好像上去蹭一口

然后去看 D,一眼发现就是个 B 状压,然后开始写,越写就感觉越麻烦。

最后在离结束 10 分钟得时候过了,欢声笑语中打出 GG(大雾)

2022.11.7

好耶!终于上 IM 力!

(这两天可能是什么良辰吉日,Venus 晚上刚上黄金 我 CF 就上 IM 了

2022.11.6

队内训练。

vp了去年的icpc沈阳站。

开场直奔 B 题,结果脑子一傻逼一开始只想到了前半部分的转化,然后 417 秒了 J 之后一听题意说她会了于是让她去写了,lqr也把 E 过了。

于是去开 F 发现 $n \leq 2000$ 然后暴力即可。

跟榜发现 L 似乎不难,先容斥之后转化成求树上匹配数量,一开始想了个 $\text{O}(n^3)$ 的树上 dp,然后发现可以通过 NTT 优化成 $\text{O}(n^2 \log n)$ 的,然后通过在转移的时候全部以点值的转移,可以把 $\log$ 去掉,于是可以通过,后来我写忘记预处理逆元了写成 $n^2 \log$ 的结果卡常卡了半天。

我当时的心路历程:

我:先容斥一下,然后可以树上dp,但是这空间就是 $n ^ 2$ 的过不了

我:啊?$n \leq 2000$ ?

我:虽然复杂度是 $n^3$ 的,但是可以加个 ntt 就 $n^2 \log$ 了

我:哦 好像乱搞一下就 $n^2$ 了,开写!

在旁边插不上话的 lqr : 你这样显得我很呆。

后来发现好像正解根本不用NTT

过了 L 之后全队直接开摆了,虽然还有整整三个小时,但是一个人在打牌,一个人在打皇室,还有一个人在看 S12 。

DRX真的牛逼,看的我根本没心思回去继续打 vp。

2022.10.27

  • 修复了 Valine,但是之前的评论找不回来了……
  • 由于作者即将回归大群,将标题替换成了海嗣语(大雾)

2022.10.26

今天是 2022 年 10 月 26 号。

距离我上一次更新这个博客已经过了两个多月。

我其实也没什么 xcpc 相关的东西要写的。

虽然我这两个月也写了些题,但是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发到博客上来;

主要原因是我换了电脑 把博客迁移过来很累的啦 而且我也懒得把前两个月的题目总结一下

直到今天的俄语课上……

我们的老师,她说了一个神秘的单词——————

Ълог

「啊这个单词意思是 博客 」

「欸我们班上有同学写博客吗?」

我举起了手,但是老师似乎没有看到。

「现在好像没什么人写这东西了。」

「我以前有个学生经常写,他好像是搞什么信息学竞赛的,很厉害。」

于是我终于想起来了我的小可爱博客。

并且把它移到了我的新电脑上。

好耶!

写完之后又发现出现了奇怪的问题。

苹果的电脑有个机制 会把文件保存到icloud上面而把本地的文件删掉。

于是我的头像便惨遭了毒手。

我还得从手机相册里把我的头像的高清原图找出来发给电脑。

icloud !我要把你那肮脏的服务器!砍断!切开!剁碎!

2022.8.19

Codeforces 1718C

比赛的时候多测没清空,甚至过了几天才发现,我的评价是:寄!

肯定成一个环,绕若干圈,然后可以发现最后选择的环长一定是一个质数,直接 $\text{multiset}$ 爆淦即可。


高三毕业的暑假里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blog。

于是打开了那个熟悉的网址,意料之外的是这个域名竟然一直没有过期。

而意料之中的是,虽然博客还在,但是包括评论系统,相当一部分的图片和友链都已经挂掉了甚至在上传这篇文章的时候还遇到了github上的ssh key 离奇消失的奇怪事件。上一次更新是两年半以前的事情——那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东西了。

接着我翻看了一下自己过往的文章。

看着初学OI时期的青涩的题解,那些是我看着可以扣地板扣出三室一厅的黑历史。

看着随着我OI水平的提高文风日渐成熟(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的文章,我仿佛回到了坐在二中机房里,一杯水一台电脑,一个bug调一天的时光。

看着各处打比赛的游记,死去的回忆突然从我的脑海中苏醒,ZJOI时mwh「你瑞兹爸爸来啦!」的战吼仿佛又回荡在了我的脑海、PKUWC时和wxw和sooke的夜晚蹦迪似乎就发生在昨天、想到了NOIp / CSP 时的欢笑与泪水……

回首往昔,我的OI生涯虽然称不上成功,但在我看来也并非是彻底的失败。

但是高中阶段的OI对我而言已然是过往云烟,我们应当向着未来去看。

换了新的头像,重新启用这个百废待兴的博客,不论是在日常生活,学习上,还是 OI / ACM 的方面上,我都希望我自己也可以成长为更加成熟,更加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也许我还可以在大学,在ACM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这篇文章将会持续更新,更新我作为 ACMer 时写的题,同时大概会作为这个博客的更新日志使用吧。

Dilute 写于2022年8月1日。

 评论